平远知青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103|回复: 2

小精灵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5-26 15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QQ图片20180525115043.jpg
      小精灵黄鼠狼探出头来,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它没有戴着小红帽,倒像是戴着深灰色的绒帽。英才学校的内宿生们正在夜自习,它细听着学生们握笔誉写发出的沙沙声,哇塞!读书真好!
      我写的长篇小说《雪原铁流》对黄鼠狼是这样神化描述的:
     朱财裕年近四十,乌黑的头发油光铮亮,梳理成三七分开的小分头,穿着蓝色的对襟长衣,外套上小褂袄,脚穿着桂兰一针一线衲出的布底鞋,人短小精干,有着关东人特有的高鼻梁,眯缝着眼睛,嘴角时不时的露出一丝暗笑,“小犊子,跟我玩还不是对手,哼。”他一边想着昨天晚上在大车店里的赌局,一边哼着:哥俩好啊,三星照啊,四喜财啊,五魁首啊,六六顺啊,诶诶,一边倒啊……
马车经过一条长坡,嘚嘚嘚的马蹄声放缓了,他随着路面颠簸摇晃着,经过一个青石条铺就的沟坎时,车子轱辘一个侧翻,人猛然一边倒进路边的沟渠里。马儿挣脱了缰绳,一阵嘶鸣,踏着碎步望家奔去。
      桂兰看到自家的白马独自回家,不见夫君,明白出事了,忙喊来二大伯,套上马车从来路寻去。大家七手八脚的把老朱头抬上路面,平卧着放在车板上,忙不迭的往家赶。
     “当家的,当家的 ”。桂兰端来木盆,盛上温水,给财裕擦洗着满是泥土的头脸和身子,看看也没有伤着哪里,只是人还是昏迷不醒,一直还在沉睡着 孩子们也围拢在炕头呼喊着爹爹。
      这一觉整整沉睡了三天三夜。到了第四天晌午,老朱头终于醒转过,翻身坐起,揉了揉眼睛,睡眼惺忪的说:老儿子,这是在哪呢?石柱六岁,他用小手推推爸爸的大腿说,在家呢,你赶车翻车了,已经睡了好几天了。“嗯呐”,长子铁蛋也站在一边随声附和着。
     ” 哦。”
     大姑娘小凤端来一碗高粱粥,递给父亲,老朱头就着咸菜大葱,扒啦扒啦几口喝下,缓过一口气后。对着大家说起了怪异的故事。
跌进沟渠后,迷迷糊糊中,一留着长胡须的黄狼站立起来,对他说:刚刚我们一家几口正在青石板下歇息着呢,也没招你惹你,你的车轱辘压塌下来,吓死宝贝了 ,搅了我们的好事,所以有你好受的,接着扭过身子,对着我的头脸,”噗嗤”一声放了一个响屁,一团迷雾向我扑来,臭烘烘的,迷糊得我晕头转向,这不,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。唉,这是遇到黄鼠狼黄大仙了。
     石柱惊愕的张大小嘴,哇噻!前段时日,爸爸还刚给他讲过一段黄鼠狼迷惑人的故事。 从前屯子里有户人家,老父亲过世了,家人悲悲戚戚的举着招魂晃,抬着棺木把老人葬在后山坡上,头七刚过,一天,月黑风高,树影婆娑,一阵狂风卷过,院子东侧马厩的木栅门吱嘎的一声打开,里面传来老父亲的一阵唠叨声:咳!马草也不添加草料,怎么这样贪睡,马无野草不肥,这马不长膘,来春咋整,还指望它下地干活呢。全家大小吓得不敢作声,天亮后,到马厩一看,木马槽里添满了豆饼;草料。第二天如是做法。女人和小孩一到天黑就躲进被窝不敢作声,有胆大的毛头小伙躲在窗棂下,抖擞精神探头看去:黄鼠狼拖着长尾巴用后腿站立起来,头上还戴着小红帽,正在马厩中若隐若现的穿梭着。
家人磕头便拜:黄大仙显灵了!儿子请来屯中跳大神的巫师,手拿桃木剑,焚香盘腿静坐,口中念念有词。少倾,又跳跃而起,双手拿着猪盘骨做就的法器,在院中跳起了萨满舞,白色的猪盘骨在巫师手中挥舞敲击着,腰间穿着用森林中小动物骨头串成的围裙,还挂着几个小铃铛,各种声响交汇,随着雄浑曼妙的舞姿,更显出一种难以表述的神秘感。这是远古传下的宗法。家人环围着持香火跪拜。奇怪的是,当晚,一切都回归正常,黄大仙消声匮迹。
         
发表于 2018-5-26 19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才子燕平又一篇大作问世了,祝贺祝贺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27 11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要过誉。这是抓拍的黄鼠狼照片,我把《雪原旧事》描写的黄鼠狼摘录下来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平远知青网  

GMT+8, 2018-6-25 21:35 , Processed in 0.522202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