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远知青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239|回复: 2

深山远足 文/生燕平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0-11 17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闲暇时总喜欢独自到深山远足,感受大自然的美妙,少一份城市的喧嚣,多一份自然的静谧。我写的长篇小说《雪原铁流》情节里也有这份情结哟。
     爱情故事里真的有风花雪月野果飘香哦。
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《雪原铁流》(29)作者/生燕平
      正月里, 寒风萧瑟,保江起了个绝早,到营部牵来一匹白马,打算带着白芸远足。还没有经过恋爱呢,没有风花雪月,庭前花草;没有漫步河岸,荡舟淮河;没有新衣首饰,美食佳肴,两个背包一并就算作结婚了,保江心里总觉得亏欠点什么。
      太阳升起,和煦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,这是一匹长鬃骏马,红色的眼睛,雪白的毛色,长尾扫动,长脖宽臀,口鼻喷发出热气,在门口雪地里踏动着四蹄,与保江家乡原来的大白马一摸一样。穿戴整齐,保江把白芸抱上马鞍,牵着缰绳走出院外,飞身上马坐在后边,放开缰绳,白马踏着碎步往城南走去。
部队驻扎信阳城已有两年了,早就听说过离城几十里外的鸡公山风景秀丽,是与庐山,北戴河齐名的风景名胜。山上苍松翠柏,森林密布,山峰奇秀,散布着上百座建筑风格迥异的楼阁别墅,是民国军阀,外国洋行,达官贵人的避暑观景胜地。
      杨柳依依,宽阔的淮河 水面平缓,蜿蜒流过,马路对面,马车夫挥着长鞭,赶着三驾胶轮马车载着货物往信阳城内赶去。保江双脚蹬着马镫,夹紧马肚,挥鞭在马臀上打一鞭子,白马扬蹄飞奔。白芸咯咯笑着,还是第一次坐上马背,风在耳边呼呼的刮过,保江抱紧白芸向远山飞奔。跑过小溪,丛林,走过山岗,顺着小路盘桓上山。
山中气温比信阳城明显低了许多,白茫茫覆盖着一层白雪,银装素裹。风雪初霁,冰凌冻结,灌木草丛中枝丫交错冰凌密布,地面也结冰了。两人翻身下马,保江把白马栓在树桩上,松林针叶覆盖着一层白雪,风刮着松林,不时的抖落下雪粉,灌木丛中,露出点点红色与冰雪冻结在一起,晶莹剔透,白里透红靓丽极了,白芸踏着积雪上前采摘,保江告诉她,这是雪里红果子,丢一颗在嘴里,酸酸甜甜的。“嗯,好吃。”一阵雪粉抖落下来,灌进脖颈,白芸缩缩脖颈,抬头看去,松树枝丫上两只黑灰色松鼠在跳跃着,吱喳叫唤着,啪的一声,一个松塔掉在眼前,哦,是松鼠摘下来的。
      白芸惊奇地捡起来喊道:“老朱,快来看!”
     “这小东西,”接过松塔,保江抖出松子,籽仁太小,塞进嘴里嚼嚼也没吃出个所以然来。保江记得孩童时随着父亲走亲戚到吉林姑姑家,怀里总是揣着一把红松树籽给小表妹捎去。用石块砸开松子,白森森豆大的籽仁吃起来满口的松油香味。
     “嘿,还是东北的红松塔个大,难怪这里的松鼠体型也小得多。” 保江在家乡捕捉过松鼠,还用荆条编织笼子养过松鼠,在财主家当小马倌时,这小精灵还伴随着他渡过了漫漫冬夜。
     “以后带你回东北老家去,给你打松子吃,山上还长满两头尖的野核桃,吃起来喷喷香。”保江用双手比划着说。
南方也有松塔,白芸在南方的大北山打游击时,深秋季节,阳光透过松林洒落下来,宿营时,坐在松树下,凝望空中,阳光下,松塔张开螺旋形的无数指甲般大的盖片,微风刮过,米粒般大小的松子带着薄如蝉翼的翼衣旋转着随风飘舞飞向远方。松树枝干挺拔,高耸入云,皆由这如米粒般小小的籽儿孕育而成。
     “吃了多可惜,让松子飘舞播撒到林间,长成参天大树,成为松鼠的家园多好。”生长于南方,还真不知道松子还能吃啊,白芸感叹的说。
     松鼠停止了打闹,滴溜溜的转动着眼睛警觉的看着树下的人儿。 QQ图片20181011172358.jpg QQ图片20181011172426.jpg
QQ图片20181011172358.jpg
QQ图片20181011172358.jpg

文本(2018-04-09 151749).txt

172.34 KB, 下载次数: 24

发表于 2018-10-11 19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爱情故事里真的有风花雪月野果飘香哦。东北的松子特别香,女儿去东北旅游带回来的就特好吃。
发表于 2018-10-25 09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子好文采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平远知青网  

GMT+8, 2018-12-10 12:33 , Processed in 0.542696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